2018年,对于扑向“网红”餐饮的资本来说,是成还是败?

巧克力夹心面包上刷一层巧克力酱,再撒满可可粉,吃起来手上和嘴边都沾满了巧克力——这种叫“脏脏包”的面包从2017年开始,突然就火遍了朋友圈,成为年轻人新一轮竞相追捧的“网红”面包。

事实上,近几年来,社交平台上的“网红”食品并不少见,喜茶、鲍师傅等都在社交平台上风靡一时,当然更值得一提的就是2017年的一匹黑马——方便自热火锅。

我们随便一搜淘宝,海底捞一款售价39.9元的自热火锅产品在天猫官方旗舰店的销量已经达到49.7万盒,而另一个自热火锅品牌小龙坎,最热销的产品累计销售量也达到77.9万盒。据估计分析,我国自热火锅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,有研究表明,我国未来5到7年自热火锅的市场规模将达到50-150亿元。

然而,属于它们的“网红”时代如何屹立不倒走向“经典”,“流量担当”背后衍生出的同质化现象和倒卖乱象,仍是摆在这些餐饮创业者面前的问题。  

“网红” 就是生产力?

飞速发展的互联网,以新奇、狂飙式的姿态颠覆着人们的日常生活,搅动着各行业的市场风云。在瞬息万变的时代浪潮中,无数创业者前仆后继地奔向自己理想中的心灵“圣地”,但也有不少人在“朝圣”的路上消失在互联网斗转星移的光影中。这对于互联网餐饮创业而言,尤其如此。

借助互联网,不少餐饮创业在大众的聚光灯下红极一时,成为某一领域、某一时期内令人艳羡的对象。在这方面,“脏脏包”绝对算不上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从卖煎饼果子起家到色拉日记、原麦山丘、喜茶、鲍师傅、奈雪の茶、丧茶等等一系列小吃饮品。

“网红”餐饮在店铺设计上往往小而美,产品外形上追求差异化与创意感,口味上则力求独特性。与此同时,很多新晋餐饮从业者为了做出差异化、提高吸引力,根据用户画像的特点,找到目标人群,找到通达人群的渠道与路径,打造出很多新的餐饮概念、文案形式及场地配置,制定传播与营销的策略,撩动着消费者的猎奇心理。

于是,网络社交平台成为各路“网红”食品营销的“大本营”。名人效应、粉丝集聚等优势,成为餐饮“网红”们玩转市场的“利器”。这把“利器”一面帮起步阶段的餐饮品牌渡过营销推广之难,一面却又在噬咬着创业品牌尚不强大的神经。

然而在社交平台上以“脏脏包”为关键词进行搜索不难发现,不仅上述两家品牌在推出此款“网红”,各式各样的餐饮店面和营销账号也在制作或售卖同款“脏脏包”,淘宝也出现了“脏脏包”代购生意,甚至这款“网红”的制作步骤已被一一肢解透彻。“网红”的品牌壁垒,如同细沙,互联网的“风”一吹就了无踪迹。

品质没有,网红又算老几?

就“爆点”而言,深互联网营销的“网红们”早已做得炉火纯青,社交平台上的话题热度和线下的排队长龙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但对于“品质”而言,“网红们”似乎还差点火候,甚至出现“黄牛党”加价倒卖的现象,新晋网红“脏脏包”甚至需要加价百元才能买得到。

“网红”产品品质得不到保障,“网红”餐厅也不例外。“网红”餐厅并不等于安全餐厅。虽然顾客很多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该餐厅口碑不错,但“网红”并不是其食品安全的保证。即便是某些口碑好、人气旺的非“网红”餐厅,也有可能出现问题食品,或由于疏忽,或因为自满。某些餐厅太“红”,也容易使经营者滋生自满心理疏于管理。

作为餐厅经营管理者,谁都希望自己的餐厅越红越好,因为“红”代表着生意和利益。但要清楚食品安全才是餐厅生存发展的基础。如今的消费者虽然追求吃得好,但更重视吃得安全。

社交平台营销下的“网红”在短期内聚集了大量的流量时,但最终没有激发品牌的生命力,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昙花一现,这对于扑向“网红”餐饮的资本来说,是否符合了当时入局的初心呢?